动态新闻

《我的中国心》创作背景
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4-12 文章来源:九卅娱乐手机登录APP 阅读次数:5411
  • 歌曲简介1982年,日本文部省在审定中小学教科书时,公然篡改侵略中国的历史,激起了黄沾的愤慨,于是他和王福龄共同创作了《我的中国心》。 1984年春晚,张明敏《我的中国心》唱响华夏大地!爱国情怀空前高涨,海外赤子眷恋祖国的深情与民族自豪感,让这首歌永远流传!歌曲歌词河山只在我梦萦,祖国已多年未亲近,可是不管怎样也改变不了我的中国心。 原唱:张明敏洋装虽然穿在身,我心依然是中国心,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烙上中国印。 长江,长城,黄山,黄河,在我心中重千斤。

    不论何时,不论何地,心中一样亲。 流在心里的血,澎湃着中华的声音,就算生在他乡也改变不了我的中国心。

    (重复)作者简介黄沾、王福龄和《我的中国心》黄沾(1941-2004),原名黄湛森,籍贯广东番禺,生于广东顺德。 黄沾曾与写科幻的倪匡、写美食的蔡澜、写武侠的金庸,并称为“香港四大才子”,又与倪匡、蔡澜一同被称为“香港三大名嘴”。 1949年,随父母移居香港,入读喇沙书院。 1960年,入香港大学文学院中文系,1963年毕业,任教培圣中学两年。

    1965年,以业余形式主持电视节目,并于报刊写作专栏。 同年9月,进入英美烟草有限公司广告部,“人头马一开,好事自然来”这句广告词就出自他的手笔,1968年,擢升为广告副经理。 1968年,黄沾创作了第一首有名的歌曲《忘记他》,一开始是关淑怡所唱,后来收入的粤语专辑,深受歌迷喜爱,歌词见一代歌后卷下。 1969年,获最佳电视节目男司仪奖,被喻为“电视王子”。 1970年,转职华美广告公司(Ling-McCann-Erickson),任联合创作总监,是首位获美国广告界最高荣誉“基奥奖”(ClioAward)的香港人。 1972年,获国泰广告公司(CathayAdvertising)聘为总经理,同年出任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(CASH)理事。

    1973年,与好友创立宝鼎电影公司(CauldronCinematics),自编自导《天堂》并打入该年十大卖座电影。 同年撰写成人笑话集《不文集》。 1976年,与才女林燕妮创办“黄与林广告公司”,自任主席。 电影式的系列电视剧《狮子山下》始演于1973年,剧中抒写香港草根阶层挣扎苦斗、逆境求强的故事,前后持续二十一年,过两百集,为香港千家万户所耳熟能详。 1979年,黄沾为其创作了同名主题曲《狮子山下》,这首歌曲给予了经济腾飞初期的港人很大鼓舞,后来被作为香港的市歌。

    由他填词的《狮子山下》和《香港是我家》两首歌,陪伴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港人的成长。 2003年3月初,香港特区政府前财政司司长梁锦松在他首份财政预算报告中,以一曲《狮子山下》主题歌作总结,立刻引起香港市民的热烈回响。

    据一项统计显示,《狮子山下》歌词在报章发表后,两个星期内,香港的报刊上出现超过一百六十篇以《狮子山下》为主题的文章,足见其对香港社会影响之深远。

    1978年,作品《誓要入刀山》、《倚天屠龙记》、《鳄鱼泪》入选香港电台《第一届十大中文金曲》。

    张明敏(《我的中国心》演唱者)1979年,台湾校园民谣非常火,香港永恒唱片老板邓炳恒认为,在香港出版国语唱片也许是个好的选择。

    当时,香港已经在音乐创作上实行了版税,歌越流行,创作者拿到的版税越多,在粤语歌红遍天的形势下,几乎没人愿意写国语歌。 当时凡是唱国语歌的歌手,都被称为“民族歌手”。

    1980年,邓小平和撒切尔夫人开始会谈。

   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公司老板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,开始为我策划新的专辑。 邓炳恒找到了因为写粤语歌而当红的黄沾,请他写一首国语歌。

    黄沾开出了和粤语歌一样的价钱,邓炳恒答应了。

    黄沾写出了《我的中国心》,后由王福龄作曲,公司决定以这首歌作为专辑的名称。

    1982年,《我的中国心》出版,并没有像公司预想的那样走红,销量不高,社会反响也平平。

    香港人开始称我为“爱国歌手”。 在当时的香港,这样的称呼带有讽刺的意思。 1983年,中国和英国就香港问题开始正式会谈,在这样的政治背景下,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也做出了一个大胆的试探,想请香港艺人来晚会上表演。

    当时我的老板不同意我到中央电视台的晚会上唱歌,如果我唱歌的话就封杀我在台湾的唱片发行。

    1984年,我在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了演唱《我的中国心》和《垄上行》,这一次的演出,使我走进了千家万户,这首歌一下子就红了。 观众写到中央电视台的信有几麻袋,我当时看着这些信,目瞪口呆,非常兴奋。

    然后香港的媒介因为我在中央电视台演出,开始称我为“左派歌手”。

    我回到香港以后,处境仍然没有什么变化。

    大约是在1985到1986年,好像是在一个吃饭的场合,我再次见到黄沾,我告诉他《我的中国心》在内地红了,几亿中国人都会唱,我谢谢他写了这么好的一首歌。 他不相信,认为我跟他开玩笑,只是说,“红了又有什么用呢?”那个时候,他经济条件不大好,而且中国也没有加入国际版权公约,《我的中国心》在内地再红,他也收不到一分钱的版税。 包括他写的《上海滩》,跟着电视剧在内地的播放,也火了,被广播、电视反复播放,登在报刊上,他也没有拿到版税。 所以,当时黄沾还开玩笑说,“你帮我把那些版税收回来好了。

    ”虽然没有拿到一分钱,但是黄沾还是很高兴。

    因为当时内地的《参考消息》,刊登过一篇新华社记者探访邓小平家庭生活的文章,说有一天下午,在中南海里,邓小平和孙子孙女们在一起,教他们唱《我的中国心》这首歌。 这篇报道后来被香港的报纸转载过。

    1987年,我正式进军内地市场,我的个人专辑在内地一出版就卖火了。 后来,因为要出版新的专辑,我请黄沾吃饭,请他为我写歌,他也答应了,后来等了很长时间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他一直没有写出来。

    在内地加入国际版权公约后,实行版税制度后,他也拿过《我的中国心》一些版税。

    创作背景1982年,日本文部省在审定中小学教科书时,公然篡改侵略中国的历史,这激起了黄沾的愤慨,于是他和王福龄共同创作了《我的中国心》。 黄沾又找到香港歌手张明敏,对他说,你心中有中国,有名字,有中华民族,你到底有没有心?于是就把《我的中国心》送给张明敏演唱。 1983年秋,为了筹备1984年春节晚会,中央电视台的导演到福建和广东一带采访。 一天,他们坐着一辆武警战士开的吉普车,在当时还很破旧的深圳奔驰时,战士车上偶然播放的一首歌曲,令央视导演激动异常。 “洋装虽然穿在身,我心依然是中国心,……就算身在他乡,也改变不了我的中国心……”导演袁德旺后来回忆说:“当时我们坐在车上被这首歌曲给震动了,然后我就问他,我说这个歌是谁唱的呀?他说是一个香港的歌手,叫什么他也不知道。

    后来我就要求他给我复制了一盘这个带子。 ”很快,袁德旺导演就了解到,唱这首歌的是香港一名叫张明敏的歌手。

    于是,在1984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,张明敏为几亿中国电视观众演唱了《我的中国心》,歌声一下子打动了无数炎黄子孙的心,引起了中华同胞的强烈共鸣。 写爱国歌曲很容易流于概念化和喊口号,但黄沾很聪明地运用了“长江长城,黄山黄河”这样具有象征性的中华名胜来传达爱国之情,整首歌是以海外游子直抒胸臆的语气切入,把一个壮阔的题材写得自然而然,从而征服了所有人。 1984年,《我的中国心》获中国音乐协会歌曲编辑部颁发第三届神钟奖。